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
产品分类

product class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珠江国际大厦
电话:130-9737-8133
广州侦探社

当前位置:广州侦探 > 广州侦探社 >

广州侦探调查【一个中年男人的出轨作死记】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22-04-19

广州侦探调查【一个中年男人的出轨作死记】这是苏荷看到地下室那张名为‘春野’的半裸背影画时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。可是,随即她又觉得自己想多了。老公不可能背叛她的。她和老公陈海从高中走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,两人感情一如既往的好。她在一家上市公司做销售部经理,老公在大学任讲师,教学生画画,两人在经济上没有一点的压力。家里,女儿可爱懂事,公婆对她更是像亲生女儿一般。夫妻关系也和谐,这么多年了


他对她一如既往的宠爱,每次在外应酬回到家他都会照顾她,给她冲泡蜂蜜水按摩头,让她免于宿醉之苦。
这样的他,怎么会背叛她?苏荷觉得自己是想多了,不能因为一幅画便胡乱的猜测,可是老公明明说过除了她之外不会画其他的女人的画像,而画里的人绝不是她。
从地下室出来之后,苏荷有意的提起了这幅画,“那幅‘春野’不错。”说这话时她下意识的看向了丈夫的眼睛。“一般吧,今年有教人体艺术,学生们嚷着要看我的作品,我就随手画了一幅。”陈海说这话的时候,没有一丝的犹豫或慌张,神色淡淡,面色坦然。苏荷心下一松,觉得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。“我老公随手一幅都是大作。”她笑着又说了两句然后便再没有提这个话题了。苏荷难得休息一天,两人收拾好了帐篷,烧烤架,带着女儿去了户外玩了一天。看着自己老公一边陪着女儿玩儿一边还照顾自己,给自己烤烧烤,苏荷觉得这辈子遇上陈海是最幸福的一件事。晚上回到家,女儿早早就休息了,苏荷洗完澡出来,一边在脸上涂抹着护肤品,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她今年三十五了,长期的熬夜,应酬喝酒,脸上已经开始留下了岁月的痕迹。她忍不住抱怨着,“广告上说这个抗皱效果好,一点用都没有。”陈海正在理东西,听到这个话,随口接了一句。“那你换一种,听说还不错,好用还不贵。”“你怎么知道?”荷转过头看着自己的丈夫,眼里有一丝怀疑。她老公向来不了解这些护肤品,上次他出国让他买一瓶眼霜愣是给买成了精华。这样的人怎么知道什么牌子的护肤品好用?本来已经压下去的疑惑再次涌上了心头。“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这些了?”苏荷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的探究。“我不想知道也不行啊,办公室女同事多,她们每天聊得就是那些,久而久之也就知道了一点。”陈海似乎没有发现苏荷那怀疑的目光一般,自顾自的说着。
“讨论的最起劲儿的还是羽汐了,每天跑到我们办公室来,成天都在说打什么除皱针之类的。”“我觉得她太折腾了。”陈海语气里流露出一丝不赞同和反感。他嘴里的羽汐是她的闺蜜杜羽汐,她们两个大学的时候一个寝室的,只不过自己毕业之后选择了现在这家公司,而她选择留校,现在和陈海在一所学校。苏荷从来都不会怀疑自己闺蜜和老公之间会有什么,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些不对盘,杜羽汐看不上陈海没本事,陈海看不上杜羽汐势利眼。“你别那么说她,她也不容易,她们家老赵掌着那么大一个公司,她成天都提心吊胆老赵会被小妖精给勾走了。”苏荷一边为自己的闺蜜说着好话,一边在想着刚才陈海的话。他的回答没有任何的问题,但身为女人的第六感却告诉她有一些不对劲。以前她们也在他的面前谈论过化妆品之类的,为什么他都没有记住,偏偏这次记住了呢?第二天,苏荷开了一上午的会,到中午的时候,她想了一下,还是拨通了杜羽汐的电话,约了中午一起吃饭。
她先驱车到了她们常吃的那家料理,十分钟后,杜羽汐风风火火的来了。“哟,大忙人,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啊?”杜羽汐对她调侃着说道。“最近单子做完了,也没有那么忙了,昨天听到陈海提到你,便想起你来了呗。”苏荷不动声色的说道。“他说我什么了?是不是又在你面前说我什么坏话了?”听到陈海的名字,杜羽汐有些反感的皱了皱眉头。“怎么会,就是我昨天感叹用什么护肤品,他说了一种,说是听你说的。”苏荷将那个护肤品的牌子说了出来,杜羽汐点了点头,“恩,那个确实挺好用的,我们学校好多人都在用。”“说真的,,你家那个什么都好,就是太会做梦了,现在都要奔四的人了,成天还在做着一些不切实际的梦。”
杜羽汐说着,脸上就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一丝的鄙夷。苏荷微微的皱了皱眉,“羽汐。”见她似乎有些生气了,杜羽汐也不再说什么了,“好,好,好,我不说了。”“你们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,一个是我老公,偏偏不能和睦共处,我夹在中间很为难的。”“行了,我不说他了行了吧?”“趁菜还没有上来,我去上一趟洗手间。”说完,杜羽汐匆匆朝洗手间去了。想到刚才杜羽汐的话,苏荷觉得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,不过就是一幅画,一个护肤品的牌子而已,竟然就怀疑自己的老公,真的有些小题大做。正在这样想着的时候,杜羽汐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她不经意的看了一眼,只见上面赫然出现的是陈海的名字。陈海和杜羽汐是两看相厌的那种,他们有什么事情会打电话?苏荷顿觉浑身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。她刚要拿过电话准备接起,电话确在此时中断了。她的心却并没有跟着平静下去,突然,微信弹跳了出来。她直觉是陈海发来的。杜羽汐的密码她是知道的,不过迟疑了两秒,她便已经输下了密码,解锁了手机。微信内容赫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,“苏荷问你吗?记得帮我圆一下。”广州侦探调查看到这条,苏荷的手不受控制的往上翻动着,翻看着他们两人的聊天记录。两人聊天的内容很少,除了这条可疑的讯息之外,也再没有其他。

可是,苏荷的心却并没有因此而松快下来。陈海让杜羽汐帮忙圆什么?他们两人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?一时之间,苏荷只觉得五味陈杂。而这个时候,杜羽汐从洗手间回来了,看到苏荷拿着她的手机,她微微愣了愣,正想说什么,却见苏荷抬头看着她,冷冷的问道。“陈海让你帮他圆什么?”杜羽汐有些不高兴的说着,不过她的怒气在看到苏荷冰冷的眼神时消散了些。“好啦,你别这样看着我,好像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的。”“其实也没有什么,就是他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跟我说,昨天他说了一个在办公室听到护肤品牌子,看你样子你好像不太相信。”“他说如果今天你问我的话,就让我圆一下,好让你安心。”“我还以为他太敏感了,结果你倒还真的来找我了。”“话说,至于吗?”杜羽汐看着苏荷有些不解的道。
“认识你们的人都知道你们家陈海是二十四孝老公,按时上班按时下班的,你在怀疑什么?”听到杜羽汐这么说,苏荷也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的。可是,如果真的没有没有什么的话,陈海又何必特意嘱咐杜羽汐让自己安心?“不是我说,若是连陈海都不安分了,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让人放心的男人了。”“要是你是我,成天看着我家老赵在外面应酬,你怕是早就疯了。”听到这里,苏荷忍不住笑道。“还是你有办法,将你家老赵抓的死死的。”“那是。”杜羽汐有些得意的说道。因为杜羽汐的话,苏荷也觉得自己是神经太过敏了一些,她下午的事情不太多,处理完之后还早,她想着好久没有去陈海的学校了,想了一下,便开车往陈海的学校去了。“已经走了?”苏荷有些讶异的问道。她没有想到自己会扑一个空。“他不是还要上课吗?”
“没有啊,他这学期只有星期二和星期四有课,其他时候都没有课的。”只有星期二和星期四有课?她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他说过?那么,他其他时候又是去了哪里?苏荷几乎是有些颤抖着拿出了电话,想要拨通陈海的电话问问他在哪里。可是,最后,她却还是若无其事的将手机放回了包里。“谢谢,我知道了,他给我说过,我忘了。”苏荷若无其事的同陈海的同事说了几句后,然后匆匆的离开了。她的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,陈海今天根本就没有上班,他在骗她,杜羽汐也在骗她。为什么?一个是她爱的老公,一个是她最好的闺蜜。他们竟然联手骗她?苏荷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人紧紧的攥着,气都喘不上上来。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驱车回家。
她并没有等多久,便听到了门口传来了动静,她抬手看了一下时间,五点,女儿放学回家的时间。门一打开,陈海带着女儿进门,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的她,眼里流露出一丝讶异。“今天这么早?”苏荷有许多的话要问他,想问他今天去哪儿了,想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。可是最后她却只是淡淡的说道。“今天没有什么事情,就提前回来了。”“太好了,你今天可要好好的陪陪晨晨。”“你先辅导晨晨做作业,我去做饭。”说完,陈海便挽起袖子去厨房了。苏荷让女儿自己先去做作业,她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在里面忙碌的陈海。这样的人真的会出.轨吗?“怎么了?”察觉到她的目光,陈海回头看了她一眼,忍不住笑着问道。“没什么,我来帮你。”苏荷说完挽起了袖子。她不会做饭,但是也可以打打下手什么的。她觉得自己应该问清楚,不应该胡乱的猜忌,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了,她应该相信他的。
想到这里,她正想将心底的话都说出来,谁知道一抬头却眼尖的发现他的衬衣上竟然有一根板栗色的长发。苏荷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。她是黑色的利落短发,那么这根头发是谁的?这一刻,苏荷看着陈海那张脸只觉得无比的陌生。愤怒,失望,心痛,无数的情绪交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,将她牢牢的拴住,让她喘不过气来。她以为自己会发狂,会质问,可是最后她却掩饰性的拍着他的肩膀,顺势将那根头发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。算了,我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,我还是先去看看晨晨吧。”说完,她转身离开,不然她怕自己忍不住会将一切宣泄出来。她几乎是逃进了自己女儿的房间,勉强的对着女儿那惊讶的目光道,“你快做作业,妈妈在这里陪你。”女儿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也没有说什么,埋着头做作业。苏荷此时的心完全是乱的,
手中的那根板栗色的发丝如同铁丝一般缠绕在她的心间,让她呼吸不得。
这根头发是谁的?她的脑海里闪过许多人的身影杜羽汐染的是这个颜色的头发,今天她见到的他的那个同事也是,还有,之前她见过的那个他带的学生也是这个颜色的头发。那一瞬间,她觉得谁都有可疑。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一夜,又是怎么平静的同陈海告别然后到公司的。坐在办公室里,那些报表和文件她一个字都看不进去。“苏总,你要的销售方案。”助理将一份全心的方案放到了她的面前,苏荷回过神来,看了一眼自己的助理,目光却停留在了对方那板栗色的长发上,她住不住说道,“怎么你也染这个颜色的头发,这个颜色很好看吗?”助理茫然的看了她一眼,小心的说道,
“这个是今年的流行色,有什么不对吗?苏总。”“没有。”苏荷摆摆手示意对方出去,她需要好好的静一静。怀疑的种子一旦洒下,它便会生根发芽,慢慢的长成一棵参天大树。画,护肤品,隐瞒的课程安排,杜羽汐的欺骗,还有那根发丝,这一连串的叠加压的她喘不过气来。想了很久,她在网上找了一家私家侦探付了定金。晚上回到家,陈海一如既往一般的做好了饭菜,和女儿在家等着她。看着他脸上的温柔和宠溺,苏荷只觉得心被分成了两半。一半在告诉她,他不会那样做的,一定是有什么误会。另一半却在告诉她,这个男人太伪善了,他从头到尾都在骗你。他早就已经背叛了你。第二天,苏荷如同往常一般去上班了,可是到了公司之后,她却第一时间打开自己手机上新下的一个软件。这个软件是可以查询自己车子在什么地方的软件,广州侦探调查她以前从来没有用过,却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是派上这样的用场。很快,她就看到陈海的那辆车动了,地图显示他先去了女儿的学校,然后又往其他的地方开去。
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广州侦探社:已婚男女〖婚外情〗的结局是什么

下一篇:广州侦探调查【感觉】不到爱意,就得勇敢抽身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珠江国际大厦电话:130-9737-8133微信:130-9737-8133

Copyright © 2002-2025 版权 所有本站所有内容由企业自行提供,信息内容的准确性,真实性,合法性由企业负责。本站对此 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,也不承担您因此而发生或交易所导致的任何损害。 网站地图 广州侦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