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家调查

广州侦探社:一个女人出卖身体的全过程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2-11-09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广州侦探社80后的我,出生于南方的一个县城。父母以前是工人,下岗后就做点小买卖。开过面馆、麻将室、服装店、承包过小鱼塘……经济条件一直在高低起伏中循环。从小到大父母对我说得最多的话就是:我们家不能跟别人比,没什么钱,你要好好努力,争取考个好学校。语言、格局、视野上的匮乏让他们说不出更高认知与犀利的话来,只能反反复复提醒我读书的重要性。好像,能读出来,就意味着人生有着板上定钉的稳妥了。在高中之前,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可一进入高中,压力倍增,及父母望女成龙的严苛之下,我逐渐叛逆。学习上的辛苦与煎熬,让我产生了怨恨。我讨伐父母,如果他们有钱,就像我的同桌父母一样,住洋房开小车,那我还用得着这么拼吗?他们越是不能帮助我,就越将那种无能为力,高度的转化为必须每天看多少小时的书,必须做多少套卷子,必须复习到凌晨12:30的监控。

我不否定,他们希望我上进,也是缘于爱。但还有一部分微妙的元素,父母是弱势群体,我也是。他们忽略我的快乐,而如定生死一般,要求我不停的学习。我也忽略他们的无奈,如吸血鬼一样要求他们提供平台。我高考时,没能进入理想的学校,但也不算差劲。大学在一家省会城市,以前也去过,可走马观花的穷游,不比要在这里读书几年那么感受深刻。开学那天,校门口停了好多在县城里不容易看到的豪车。从车上下来的同学,那种从内至外的淡定和自然,是坐一次大众都兴奋不已的我,望尘莫及的。寝室有六个人,我家的条件最差。其余五个,都是本地人。父母都有体面的工作、稳定的保险和养老。我第一次,深刻地体会到自卑。从我们用的杯子、牙膏、洗面奶、及盖的被子、套的枕头,都有着一目了然的差别。更令我心酸的是,这些家境优越的女孩子,完全看不出来这些。她们不懂什么面料叫好,不知道牙膏之间的差价。是啊,只有条件不好的女孩子才需要去在意那些几块十几块的差价。上大学后,我真是玩命学习。倒不是我想改变命运,19岁的我只是觉得经济比不过,但总得要有一样拿得出手吧。

因为成绩好,我成了寝室的学霸。她们有不懂的问题,都来咨询我。一来二去,寝室的关系极好。曾经我一直认为,一个人之所以被金钱腐蚀,一定是因为被有钱人欺负。没成想,我之所以如此,是源于被有钱人照顾。随着时间越长,她们也发现了我经济拮据,那时父母在开面馆,但生意太差关闭了。妈妈就去另一个面馆帮工,爸爸则去了工地下力。本就不好的家境,越来越差了。同学们真的很好,非常照顾我的自尊,总是以一种润细无声的方式来关照我。比如,我的洗发水买多了,送你一瓶。再比如,今天的菜太好吃,我就打了两份,结果太多了吃不下。寝室出去聚餐时,她们会假装其中一个人请客。但私下排除我在外,五个人AA制,让我不用花钱。我内心是温暖的。这不是她们的问题,她们已经做得很好了。是我的认知,心智,以及成长环境,让我心态不好,心胸不够。

大二的时候,就计划去做兼职。原因很简单,我想大大方方明明白白请我的五位室友,吃一顿,玩一玩。我去做家教,但胆子不够。家长在旁听,我哆哆嗦嗦断断续续的,结果一堂课完了,家长委婉地拒绝我下次再来。我又想着周末去奶茶店帮忙,可周末兼职,人家不需要,要的是稳定的长久工。不得已,只有发传单才适合我的时间表。发了一天下来,拿到了六十几块。但请客吃饭加玩耍,肯定是不够的。估计得兼职几个周,多存点才行。我发传单时,喜欢进那些店铺。有次去一家烟酒店,递给老板。老板是个大腹便便且四十几岁的中年人,见我给他传单,就呵斥我,谁让你进来的。我以前也这么干,如果对方不接,我就道歉离开,人家看着我是学生,我也表明自己勤工俭学。几乎没有被呵斥过,而且都还乐呵呵的接过来鼓励我。这是我一次遇到这样的事,当时心里很害怕,也觉得屈辱,眼睛都红了。

老板见状,赶紧安慰我。还拿了几瓶饮料给我喝,并且解释说,我突然说话,吓着他了,他才失态的。就这样一来二去,我们还多聊了几句。他说你把传单给我一些,来个客人我就给一张,若不要我也不能勉强人家。真是好人啊!我心里这么想。可就是奇怪,为什么我走的时候,他非要加我的QQ。年轻女孩不懂这些,无外乎是男人贪吃罢了。后来,他经常在QQ上跟我聊天,我不爱回。可年轻女孩还有个毛病,脸皮薄。觉得不理人,不好吧。呵呵。只要我回复,他就特别热情,还十分关心我。久而久之,我也愿意跟他讲话。我的室友们也关心我,但那种关心让我有情感负担。这个中年男人就不一样,他不给我钱,也不给我买东西,只是语言照顾,我好受过了。如今想来,真是傻得可怜。室友愿意给我东西,为我花钱,才是真正体贴我照顾我。男人嘴炮打得天花乱坠,却没有实际行动,居然在那时的我眼里,反而是最好的。讽刺。

结果可想而知,我的第一次给了这个人,是在我不愿意的情况下。穷女孩有一点好处,就是什么都没有,但把贞操看得很重。也因为穷困的家庭,比较传统,对于女性的贞操压得厉害。用妈妈的话说,女孩子结婚时是处女才是最好的。不是处女,老公会嫌弃。那天晚上,他约我去洗脚。我第一次尝试这些,酥酥麻麻的感觉好极了。广州侦探社洗完后,他陪着我聊天。聊着聊着,就坐到我这张小床。不管我怎么反抗,事情还是发生了。他见我哭得厉害,外面也有工作人员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?他紧张下,拿了一千块给我,说这事就了了,然后像后面有瘟神一样逃之夭夭。我不敢报警,因为我还要读书,怕有影响。回到寝室,我洗完澡就睡觉,除了下身隐隐作痛外,我心里是平静的。很可笑,之所以平静是因为手里握着一千块,这笔巨款让我平静。第二天是周末,其中一位室友在说自己买的新鞋子,一千三百多。我听到时,很不是滋味。这样的价格,对于她们而言是寻常的。以前,我也只是羡慕。可此刻,我拿着手里的一千块,不由得觉得悲哀,我的贞操还没有人家的一双鞋贵。

 

 

 

 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咨询热线:
130-9737-81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