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
产品分类

product class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珠江国际大厦
电话:138-2877-8007
广州侦探

当前位置:广州侦探 > 广州侦探 > 私家调查 >

广州侦探|我们捏着软肋谈了一场生死恋(下)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21-06-11

广州侦探|我们捏着软肋谈了一场生死恋(下)
那段时间,郭峰实在不放心菲菲一个人在家,又不能带着她东跑西颠。

 

于是,他提出让方茴帮忙照看女儿,每月给一些托管费。

 

方茴也希望小燕子有个小伙伴,于是,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

“我还可以顺便教娃们学点英语,这样,生病了也能学习,会让她们觉得自己跟别的小朋友差别没那么大。”

 

方茴的话,让郭峰心里一酸。

 

患儿家属的心愿就是这么简单而奢侈:让孩子像普通孩子那样活着。

 

 

 

Part.10

 

自从有了小燕子这个朋友后,菲菲开朗了许多。

 

从前,郭峰每次出门,菲菲都舍不得让爸爸走,但现在,她盼着爸爸早点去工作,这样,自己就可以去小燕子家了。

 

而小燕子呢,有了这个大她三岁姐姐的陪伴,好像第一次拥有了童年。

 

每天晚上,当郭峰去接菲菲时,两个小姑娘都要上演难舍难分的戏码:“再玩五分钟”,“再玩两分钟,说话算数”,“再玩十个数。”

 

“菲菲姐姐,你明天早点来找我,不然我会想你的。”

 

“我也会想你的,我现在就想你了。”

 

两个孩子耍赖地要求多玩一会儿,两个大人就聊上那么几句。

 

三句话不离白血病的医学术语,孩子最近的化验指标,进口药的价格,谁谁家的孩子进仓了。

 

进仓就意味着希望。

 

他们在别人的希望里,鼓舞着对方和自己的心气。

 

虽然每天只是短短几分钟的交谈,可是对彼此来说,都是一份特别通透的排解。

 

至少,不是孤身一人在抗争。

 

 

 

Part.11

 

那天,菲菲的复查结果出来了,血小板低得可怜,且疑似出现肺部排异现象。

 

医生给开了药,价格贵得郭峰都不敢说出来,只能用手指给方茴比划。

 

郭峰跟方茴说这些时,嘴唇都是颤抖的。

 

为了掩饰这份慌乱无助,他从兜里掏出一根烟。

 

准确地说,是半根烟,问方茴:“可以抽吗?”

 

方茴从他手里拿过打火机,帮他点着了香烟。

 

“以前,在单位时,我最讨厌同事抽烟,现在,也沾上了这个坏习惯……”

 

“可哪有实力抽啊,就买一包烟,一根撕成两段,实在扛不住时,就抽一口。”

 

“每次抽完,特别自责,就问自己:病在孩子身上,你有什么扛不住的,矫情个毛线啊……”

 

 

 

Part.12

 

短短的烟烫到了嘴唇,郭峰才带着几分不舍地掐灭。

 

方茴帮他把另一截烟也点上了:“算我请你的,明天买一包给你。”

 

郭峰的眼圈红了又红:“我做梦都想替菲菲生病,老天对这孩子太残忍,生了这么重的病,妈妈又走了……”

 

两个孩子的笑闹声不时传到门口,和两个大人的心境对比得不要太强烈。

 

那天,他们就站在屋外,开着门,方茴用几乎说别人家事的语气,告诉郭峰:“小燕子爸爸是在她确诊后的第三个月,外面有人的。”

 

给出的解释是,他觉得精神压力太大,所以开了小差。

 

而事实是,婆家及前夫不愿再在小燕子身上多花一分钱。

 

他们觉得有这些钱,还不如再生一个孩子。

 

后来,见方茴死活不肯,前夫就跟她闹离婚,目的就是止损。

 

方茴不哭不闹地跟他和平分手,不为别的,小燕子才四岁就得了如此重疾,她不想再让孩子看到人世的任何丑陋。

 

病属与病属之间的交流,不能治愈,却可以安慰。

 

那晚,两人以毒攻毒般地聊了很久,虽然无法解决眼前的疾苦,但至少彼此都觉得各自不是孤岛。

 

 

 

Part.13

 

打那天之后,郭峰和方茴的关系近了许多。

 

菲菲的病情加重,他们都很清楚孩子很可能等不到二次进仓的机会。

 

郭峰唯一能做的,就是给菲菲上最好的药。

 

为此,他发疯般地跑单。

 

以前是早6晚8,现在是早6晚11。

 

这期间,方茴帮了他很大的忙,不仅仅是帮他托管菲菲,更重要的是,她给了菲菲母爱。

 

每天给她扎不同的小辫,教她唱英文歌,春天外面的细菌病毒太多,孩子容易感染,她就带着两娃在家里画画,过家家。

 

有时晚上,菲菲不想回家,方茴就对郭峰说:“那就让菲菲留下吧,我也享受一下左拥右抱的二胎感觉。”

 

郭峰过意不去,方茴就说:“你好好睡一觉,明天继续做单王,这样它就没法跟你抢菲菲。”

 

这个“它”,指的是死神。

 

彼时,他们都很清楚,菲菲的生命多活一天,就挣一天。

 

多活一天,郭峰就少一点遗憾。

 

为此,他要做那个跟死神赛跑的爹。

 

 

 

Part.14

 

2019年3月11日,菲菲还是走了。

 

走之前,郭峰和方茴都在身边。

 

短暂的清醒时,久病成医的孩子对郭峰说:“爸爸,谢谢你,对不起,我知道你好辛苦啊!一定要好好爱自己……”

 

郭峰把自己的胳膊都要掐烂了,他强迫自己要以硬汉的样子,永远定格在女儿的脑海里。

 

菲菲临走前,弱弱的问方茴:“我可不可以叫你一声妈妈?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叫妈妈了……”

 

方茴摸着她苍白的小脸,说:“菲菲,在我心里,你跟小燕子一样,都是妈妈的女儿。”

 

“妈妈……”

 

叫出这两个字后,菲菲走了。

 

 

 

Part.15

 

举目无亲的燕郊,无人在意一个小女孩的离开。

 

还好有方茴,全程陪着郭峰完成这最伤心欲绝的全程。

 

走出殡仪馆,她对郭峰说:“所有退房手续我来帮你办,你直接买车票,回南京,回到正常的人生里去,就像菲菲说的那样,好好爱自己。”

 

郭峰真的就走了。

 

燕郊,他真的一刻都不想多留。

 

他给自己留了一张火车票的钱,剩下的一点余钱,都微信转给了方茴。

 

郭峰说:“你如果不收,我这辈子都不安心,萍水相逢,你是我和菲菲最大的恩人,没有你和小燕子,我们挺不到今天。”

 

方茴收了,微笑着跟郭峰道别。

 

 

 

Part.16

 

可是,下了火车,郭峰才意识到,自己在南京已经没有家了。

 

房子早就卖了,工作早就辞了,曾经的朋友也都成了陌路。

 

他曾经在春节时,给两个特别要好的大学同学发过问候微信。

 

结果,两个同学回复内容大同小异。

 

一个说:“那五千块钱,不用还了,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

另一个说:“大家都不容易,你多保重身体。”

 

在嘉兴老家,母亲早逝,父亲再娶后,本就感情生疏。

 

尤其是在郭峰落魄后,几乎与他中断了联系。

 

世界那么大,郭峰却发现,菲菲走了,自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

为了生存,他第二天就出去找工作。

 

尽管有好几年的时间没做程序员,但基本功还在。

 

一周后,郭峰便找到了一份工作。

 

但三个月后,他辞职了。

 

朝九晚五的白领生活,每天除了工作,大家都在讨论房子、车子、孩子升学的那种日子,他实在融不进去了。

 

在燕郊,每天累到希望能睡上三天三夜,可是现在,有时间可以睡了,却几乎夜夜失眠。

 

失眠的时候,脑海里回荡的全是燕郊的那些事。

 

不知道,小燕子最近的体检指标怎么样了?血小板上来了吗?有望进仓吗?

 

好不容易回到正常的生活,却无法正常生活,郭峰整个人都处于失重状态,行尸走肉般的感觉。

 

 

 

Part.17

 

四个月后,郭峰回到了燕郊。

 

可想而知,他的出现,让方茴母女多么意外。

 

他直截了当的对方茴说:“回不去了!给我一点资格,让我留下照顾你们母女吧。”

 

都是苦难中人,三言两语,甚至什么都不说,彼此就懂了。

 

但方茴对郭峰说:“别跑外卖了,在北京找一份工作吧。”

 

郭峰含着眼泪说:“好。”

 

那感觉,是投奔,是归来,是收留,是相依为命。

 

 

 

Part.18

 

后来,郭峰在北京找了一份工作。

 

单位距离燕郊四十公里,他每天坐顺风车上下班。

 

下班回家,吃完饭,他就带着方茴和小燕子去潮白河边遛弯。

 

有了郭峰周六周日的顶班,方茴又找了一份家教的兼职,这样,收入也就增加了一些。

 

疾病的达尔摩之剑依然高悬,只是,多了一个人,以家为单位去面对时,三个人的心态都不一样了。

 

希望,就这样一日日地生长出来,好像幸福跟他们又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 

 

 

Part.19

 

2021年5月16日,小燕子进仓的前夜。

 

郭峰和方茴聊了一个通宵。

 

聊了很多过去的事情,也说了许多与未来相关的话。

 

是那种随便哪个话题,都感觉可以三天三夜聊下去的倾诉与倾听。

 

小燕子的病,交给医学,他们内心的隐痛,交给彼此。

 

未来三年,郭峰和方茴还要继续在燕郊生活。

 

就算彻底治愈,小燕子的一生还是需要重点保护。

 

好在,郭峰和方茴都有思想准备。

 

人生呢,就是到什么山唱什么歌。

 

命运如此安排,叫人无奈,但他们也学会了,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

 

说到底,只要有奔头的人生,就值得好好活着。

 

只要爱的人在身边,再大的困难,好像也能够面带微笑,灵魂宁静地面对。

 

 

 

Part.20

 

生死、光阴、离合,都有人赋予它们意义。

 

而人类与其他事物的区别,可能就在于这一点意义吧。

 

就像小燕子进仓时,郭峰发给方茴的那句话:希望有一天,我们能够成为彼此的庇佑,再也不必惊动神明,天地间,自有强大的温柔,风雨不改,彼此坚定忠诚。

 

众生皆苦。

 

但,一份不由分说的陪伴、了解和分担,就是半副解药。
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在调查和起诉过程中如何处理犯罪嫌疑人的死亡

下一篇:广州侦探调查|划不来的皮肉生意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珠江国际大厦电话:138-2877-8007微信:138-2877-8007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广州侦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