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
产品分类

product class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珠江国际大厦
电话:138-2877-8007
广州侦探

当前位置:广州侦探 > 广州侦探 > 商务调查 >

广州侦探事务所|小8岁的丈夫出轨了,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21-08-23

广州侦探事务所|小8岁的丈夫出轨了,

在如今姐弟恋普遍的情况下,七年前33岁的我,也选择了一段姐弟恋。

 

七年前我就是年薪百万的外企高管,而我选择的弟弟是我的下属,小我8岁。

 

一个聪明、好学、有眼力劲儿、且贼会输送情绪价值的男人。

 

女人独身在社会上打拼,挺苦的。有些苦,还没人可述。

 

因为工作的关系,我们经常一起加班,出差。工作中我游刃有余,八面玲珑。

 

工作结束后,我回归真实,身心疲惫。他看见了我的两面性。

 

用他的话说,脆弱的我,与强大的我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让他格外心疼。

 

每每看到我在职场叱咤风云时,他不再简单地对我投以羡慕与仰望,而是总会想到在这样一个强悍的我背后,还有一个软弱的我,在苦苦熬着。

 

做我的下属时,他就是个很会哄上司开心的人。

 

广州侦探事务所可从那之后,他对我的关心与照顾,远远超过了一个下属的所作所为。

 

一个疲惫又孤单的女人,很容易陶醉于男人的柔情蜜意。尤其是,这种柔情蜜意还不是假的。

 

可理智让我在他凶猛的追求中,步步后退。相差八岁,我没信心能走下去。

 

这两年,姐姐的风越吹越大。姐姐们洒脱、勇敢、自由、强大的特质接踵而至。

 

选择弟弟,快乐就在一起,不快乐就分开。所需要解决的思想包袱和社会压力,都没七年前那么大。

 

我几乎是用尽所有勇气,鼓励自己跟他在一起。

 

起初,我真的很快乐。

 

弟弟体力好,虽然技术有待加强,但养一段时间,技术什么的都熟练了。

 

弟弟懂浪漫,隔三岔五都会有个小惊喜,小激情。让33岁的我,活泼得像个孩子。

 

弟弟会付出,为了跟我在一起,选择了辞职。当时公司是不允许办公室恋情的,而他为了不让我为难,在还没追到我时,就率先为我打消了这个顾虑。

 

我是感动的。当时我所在的企业,并不是那么好进入,人人打破头想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

追了大半年,我“投降”了。

 

 

 

Part.3

 

几个月后,我们结婚了。他为我辞职这件事儿,让我于心不忍,总是用尽各种关系为他的前程铺路。

 

都是夫妻了,我没有特别防着他,更没有签署婚前协议。

 

那时可谓是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。他也的确争气,将自己所学专业(金融)发挥到极致,炒了几年股票,赚了很大一笔钱。

 

我的年薪百万,在他眼里,已经是小钱。可股票这种东西,没有绝对的赢。

 

我建议他换个行业,他也认可。这几年玩股票,就是玩心跳,他也觉得自己的心脏承受力越来越不行了。

 

起初结婚时,他没车没房,开我的车住我的房。就连炒股的资金,都是我在给。

 

赚了钱后,他买了大房子,两辆豪车。身边的人,都夸我眼光好,苦尽甘来,福在后头。

 

对此,我一一笑纳,也庆幸自己当初鼓足勇气的孤注一掷。

 

我以为我的婚姻和爱情是脱俗的。广州侦探事务所没成想,男人变化起来,可以重塑女性的三观。

 

对的,他变了。停止炒股后,他做了实体。是从未接触过的餐饮行业,那两年日料的风刮得挺大。

 

他瞧准时机入局,以一个新人的角色,又赚得盆满钵满。并且,不断地扩张分店。

 

以前他看我时,眼睛里有光。尊敬我,崇拜我。如今翅膀硬了,最常说的一句话是:你懂什么?

 

这些年,他在成长,我也在成长。在自己的专业领域,也是佼佼者。

 

光环依然存在。只是他到底心性不够,发达后控制不住人性里的低劣,以财富多少来衡量我们彼此之间的高低。

 

他赚钱多,就是比我厉害。曾经我赚钱比他多,自然会崇拜。他从头到尾所认可的不是我这个人,仅是我的财富带来的价值。

 

某天,财富的天平被打破,他粗暴逻辑下,自然觉得我不行了。

 

我见过太多企业家,有非常成功的,有相对成功的。他小我八岁,我清楚他会进入一个人性的拉锯期,我有义务引导他走入更大的格局。

 

我也这么做了,软硬兼施,可效果甚微。人呐,在春风得意时,若不把贫苦时想撒的野全部撒完,是难以回归平静与正常的。

 

我像对待青春期的孩子一样,对他。“家长”很难干预下,我只能等待他熬过这个“青春期”。

 

但愿,中途不要出什么岔子。

 

但愿毕竟只是但愿。他到底还是没能控制自己的膨胀,在去年出轨了。

 

 

 

Part.4

 

对方是一个比他小七岁,比我整整小15岁的年轻姑娘。

 

这个女孩,做了他曾经做过的角色。对他无比崇拜、尊重、仰慕。而他,坐到我曾经的位置。

 

我能确定,在角色互换的情况下,他能找到“反杀”的快感。从性别来讲,他会认为作为男人,扳回了一局。

 

虽然后来他赚的钱越来越多,但我始终保持自我,力求两人互敬互爱,从不伏低做小,从不奴颜婢膝。

 

这让他在我身上,找不到“翻身做主人”的快感,以及病态男权下的虚荣。

 

如果那个时候,我做一个低眉顺眼的妻子,他心情一爽,也许我们不致于走到这一步。

 

可我没有惯着这种臭毛病。况且若我真低眉顺眼,又怕他蹬鼻子上脸,没准出起轨来,更肆无忌惮。

 

我是极为厌恶那种观点——你太能干了,男人觉得没面子,所以才出轨找了个娇滴滴的小姑娘。

 

好像男人出轨,广州侦探事务所成了女人的问题。是谁让男人养成了面子地位大过天的迂腐思想?惯得他们。

 

以前的女人不得已,惯错了。难道现在,女人还要继续惯下去吗?

 

他要面子,难道我因为他赚钱了,就要像婢女一样,我就不要面子吗?

 

况且,我从未剥夺他的自尊与脸面。他要的是功成名就后,让曾经他遥不可及的人,反过来跪到他脚下,用行动给予他绝对的承认,这种承认已经倾向于病态了。

 

它不是一段良性关系,该有的样子。

 

出轨后,离不离,让我纠结了。那时,我39岁,孩子五岁。

 

权衡利弊,我放弃了离婚的念头,打算从归于好。可在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时候,他居然带着小三招摇过市。

 

那会,他并不知道我知道他出轨了。虽然如此,可出轨已经很恶劣了,还敢明目张胆,可谓是一点都没把我放在眼里。

 

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。作为一个母亲,一个妻子,我该为了孩子牺牲的,该为丈夫考虑的,我都做了。

 

既然他不知收敛,我就得多为自己考虑。

 

我依然不动声色,可也用着巧言令色讨君欢心那一套。那段时间,只要跟他一同出去,我总是逮着机会就在外人面前夸他。

 

这是第一步,让他放松警惕。

 

我的奴婢样儿,让他颇为满意,还说:我这个做外企高管的老婆,总算有点伺候男人的觉悟了。

 

这些话,让我觉得他好陌生。25岁的他,还那么干净。这人呐,品性会不会真干净,还是得看他有钱后。

 

我再添一把柴火:我老公太厉害,我甘愿臣服,你管我。

 

 

 

Part.5

 

第二,我要介入他的生意。

 

那段时间,他忙着跟小三翻云覆雨,连公粮都交不出来,怕是被榨得差不多了。不过,我乐见其成。

 

但表面还是很关心他:最近是不是太忙了?你别那么辛苦,我真的很心疼。如果没有你,我要怎么活?

 

关心中,又带着一点不被满足的委屈。

 

他现在很擅长油腻男人的虚伪,抱着我说:你知道我辛苦,我就满足了。

 

过了一个星期后,小三要他陪着去旅行。他借口是说,去外地看项目。

 

我处处吩咐他,在外小心,还贴心地为他收拾好行李。见他要带上去海边的泳裤,也不多问。

 

他一走,我以雷霆之势,将手伸到那些盈利的店铺。

 

将经营状态,摸得一清二楚,也将合作的供货商,包括连房东,我都搭上线了。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

后来才得知,他的确是要去看项目,顺便带着小三去旅行。

 

这个项目从各方面来说,赢利面都非常好。只是要从别人那里拿过来,我们得投入一大笔钱。

 

那笔钱一压下去,他卡上的存款,估计没几个子了。

 

本来着手离婚的我,在这个项目前停了下来。从他开始赚钱后,我们的钱都是一分为二。

 

家庭的开支,对于他来说是小钱,他还是给,但却不让我碰他的钱了。

 

而我,索性也守着自己的收入。当时想着,既然他介意我管钱,那我就尊重。

 

他之所以跟我说这个项目,也是因为手上的钱不够,找我挪两百万。

 

当时说的时候,我正在公司,以开会的名义先挂断了。然后开始头脑风暴。

 

都要离婚了,我肯定不想给。但这个项目,的确太难得,若错过,实在可惜。

 

 

 

Part.6

 

我分裂成了两个人,一个人告诉我,赶紧离了,眼不见为净。另一个人告诉我,这些年选错人,没得到什么,就不想临走之前多刮一点走?

 

我到底不是靠情绪为生的女人。我借着出差的名义,亲自去项目那边考察了一下,得到确切消息后,这钱我给了。

 

广州侦探事务所项目是赚一锤子买卖的快钱,并不需要长线的回本周期。相当于拿下一支内部股票,只等着升了卖钱赚差价。

 

反正这男人我都不要了,就鼓励他多赚点钱,越多越好,到时我也分得越多。

 

伤敌一千自损八百,或者鱼死网破,到底不是我这个年纪的女人,该做的事儿。

 

在去年底,项目传来好消息,我们转手就赚了一大笔。

 

此刻,离婚该提上日程了。我先让他把我给的两百万,复位。方法嘛,肯定不会很硬,估计比他那个三儿,还要柔。

 

我的理由是,给孩子买个功能完善的巨额保险。让他再多拿点钱出来,一起给孩子弄个终身分红型的保障。

 

他同意了,给了我三百万。当时我自己手上有六百万,我将这六百万,全部分散出去,总归别成为夫妻财产。

 

再用他给的三百万,给孩子买了保险,买的时候,我又说另一个配套更好,让他多加了两百万。

 

保险有个犹豫周期,在周期内若退掉,除去基础成本可以全额退保费。

 

也就是说,我要在周期内,办完离婚这个事儿。

 

我暗地里,将房产以及他手上的现金流,包括那近十家餐饮,做了盘算,保留经济依据。

 

我咨询过律师,出轨并不会在经济划分上,过于倾向受害方。我要拿到大部分夫妻财产,是不太可能的。

 

不能利用这一点,那我就利用他的人性。

 

这两年,他膨胀得很,自以为特别牛逼。我硬要,是要不来的。对付他,软刀子杀人更厉害。

 

我将铁证摆在他面前,哭诉他出轨,我和孩子的未来要怎么办?

 

他那么小,爸爸妈妈就要分开。我以后一个人带着孩子,要养他,教他,各种花费少不了。

 

我知道,你不爱我了,我认命。但孩子是你亲生的,父亲是人上人,孩子要做人下人吗?

 

传出去,你也没脸。我不要求你补偿我,哪怕是我扶持你起来,也不会用此道德绑架你。

 

但我们的孩子,你必须要保驾护航。你会再婚,会生子,他不能成为弃儿。

 

我当妈,不得不为他争取。
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广州出轨调查|为什么已婚女人都是软骨头

下一篇:没有了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珠江国际大厦电话:138-2877-8007微信:138-2877-8007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广州侦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