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
产品分类

product class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珠江国际大厦
电话:138-2877-8007
婚外遇调查

当前位置:广州侦探 > 婚外遇调查 >

广州侦探社|我有罪,差点害死老婆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21-08-09

广州侦探社|我有罪,差点害死老婆

妈妈第一次脑血栓发作时,我爸问医生:“那她以后还能做饭吗?”

 

一旁的苏舒,差点要冲上去跟他理论。

 

她气呼呼地说:“还是人吗?说这样的话?”

 

我和苏舒结婚十年,除了结婚当天,她改口叫过一声“爸”外,再也没有喊过。

 

广州侦探社直截了当地对我说:“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爸爸这个称呼,对他,我叫不出口。”

爸爸的确不招人待见。

 

抽烟喝酒,生活习惯特别不好。

 

平时话不多,但只要喝了酒,满嘴跑火车。

 

我和苏舒结婚第二年有了娃,于是他和我妈一起来帮忙。

 

结果,还没过一周,苏舒就受不了了。

 

且不说他明目张胆地在屋里抽烟,一天三顿酒,任何时候都是半醺状态。

 

关键是,我妈既要照顾孩子,还得照顾他。

 

饭不盛好不吃,酒不倒上不喝。

 

让他换洗下衣服,他呢,不但不换,还把衣服脱下来,翻了个面:“里面不是挺干净的。”

 

彼时,苏舒在休产假,全程目睹爸爸的每日形态。

 

那会,我每天下班回家,苏舒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关上卧室门,用至少十分钟的时间吐槽我爸。

 

“妈做饭时发现料酒没了,让他下楼买,他装听不见,说了三四遍,一动不动。”

 

“上桌一会要葱一会要蒜,把妈当佣人使唤。”

 

“妈让他去外面抽烟,他不肯,妈让他去厨房开着油烟机抽,他说,抽烟不就是为了闻那个味吗?都抽走了,我闻啥?”

 

“再这么下去,要么我憋出产后抑郁,要么抛却教养跟他打起来。”

 

“真不明白你妈,就这样的男人,她是怎么受的?”

 

“幸亏你没随他,不然我分分钟跟你过不下去。”

我能怎样?

 

从小到大,爸爸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

我妈有多爱干净,他就有多邋遢。

 

我妈管我吃穿学习,他全程甩手掌柜。

 

我偶尔犯错,他就会呵斥妈妈:“瞅瞅你养的好孩子!”

 

我成绩好,后来上大学,有了不错的工作,他就在外面吹牛邀功:“我家儿子随我,从小到大,特别省心。”

 

偶尔看不下去他对我妈的漠不关心,妈妈反而劝我:“你爸7岁没了妈,可怜了半辈子,就由着他吧。”

我能怎样?

 

从小到大,爸爸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

我妈有多爱干净,他就有多邋遢。

 

我妈管我吃穿学习,他全程甩手掌柜。

 

广州侦探社就会呵斥妈妈:“瞅瞅你养的好孩子!”

 

我成绩好,后来上大学,有了不错的工作,他就在外面吹牛邀功:“我家儿子随我,从小到大,特别省心。”

 

偶尔看不下去他对我妈的漠不关心,妈妈反而劝我:“你爸7岁没了妈,可怜了半辈子,就由着他吧。”

我能怎样?

 

妈妈可以容忍他,我也可以借着血缘睁只眼闭只眼。

 

但苏舒不一样。

 

她对我爸的厌恶与日俱增,直至不能容忍。

 

更何况,她有一个天壤之别的爸爸。

 

她爸是妻奴女儿奴,对她们娘俩永远有求必应,极尽宠爱。

 

在外,她爸是一局之长,而回到家,他说自己“全家排行老四”,因为家里还有一只加菲猫。

 

所以,对苏舒的心情,我和妈妈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

 

唯独爸爸,我行我素,怎么随便怎么来。

 

 

 

Part.6

 

同在一个屋檐下,战争一触即发。

 

那天,爸爸吃过晚饭,喝了酒,瞅瞅没人,又开始在客厅抽烟。

 

苏舒闻到烟味后,从卧室冲出来,一把夺过他的烟头:“客厅又是烟味又是酒味的,对孩子身体不好,麻烦你下楼去抽。”

 

爸爸哪受得了这么直接的顶撞:“我儿子从小就闻着我的烟味长大,不也考上了名牌大学。”

 

“你抽烟本来就不对,还讲歪理,这是我家,我必须对我儿子的健康负责,你在家里抽烟就是不行。”苏舒的脸都快气变形了。

 

“这也是我儿子、我孙子家,你说了不算。”

 

“这是我家,你要不走,我走!”

 

苏舒一边吼一边哭 。

 

别人家,都是婆媳大战。

 

在我们家,是公媳大战。

 

 

 

Part.7

 

苏舒不是不讲理的女人。

 

相反,平时的她,就算在餐馆吃出头发,都默默扔掉了事,轻易不找人麻烦,也不麻烦别人。

 

但若她真与人争执,那必是忍无可忍。

 

那次争吵过后,广州侦探社和妈妈合力把我爸劝回了老家。

 

这矛盾才算解决。

 

此后,逢年过节见到我爸,苏舒也只点点头就算打了招呼。

 

日常给父母买东西,对我妈,苏舒是真舍得出手,她常挂在嘴边的话是:“妈帮我们带孩子很辛苦,又摊上那么个男人,真不容易。”

 

而对我爸,广州侦探社说:“给他花一分钱都肉疼。”

 

并且向我强调:“就是要厚此薄彼。”

 

有时我想给爸爸买点好烟或好酒,苏舒火冒三丈:“你爸那一身坏习惯,就是你们惯出来的。”

苏舒说得没错。

 

爸爸真的是被妈妈惯坏的。

 

儿子入园后,他一天都没有等,就把妈妈叫回了老家。

 

他就像一个巨婴,一辈子寄生在妈妈身上。

 

而妈妈呢,一边抱怨,一边纵容着他。

 

我们都替她鸣不平,鸣得多了,广州侦探社妈反替他辩解:“他从小没妈……”

 

这个理由,够她搪塞一辈子!

 

 

 

Part.9

 

也因此,妈妈轰然病倒,爸爸第一时间想到的是:她以后还能做饭吗?

 

这样的话,常人真问不出来。

 

好在,妈妈的脑血栓不是很严重,生活还能自理,只是思维反应差了很多。

 

我们想给她请个钟点工,但妈妈死活不肯。

 

爸爸也不同意,美其名曰:“你妈这病得经常活动,不然更难康复。”

 

我和苏舒都没理他。

 

我们当然看得出他心里的小九九。

 

这世上,只有我妈,任他招之即来,挥之不去。

 

 

 

Part.10

 

我妈又像从前一样,做回了我爸无怨无悔的老妈子。

 

只是,记忆力大不如从前。

 

最严重的一次,她蒸馒头锅里忘记放水,然后出门买菜了。

 

结果回来时,整个厨房已经浓烟滚滚。

 

这件事把我和苏舒吓得不轻,于是在同小区租了套房子,强行把他们接到身边。

 

但妈妈还是出事了。

 

有天晚上上厕所时,她迷迷糊糊摔了一跤。

 

等到爸爸发现她时,她躺在卫生间地上,已经口眼歪斜,看上去像死了一样。

 

爸爸先是给我打电话。

 

广州侦探社一边往那边赶,一边打120。

 

这一跤,虽然没要我妈的命,但她整个右半身失去知觉,同时也失去了语言功能。

 

 

 

Part.11

 

妈妈在ICU呆了两天,爸爸不吃不喝地守了两天。

 

医生告知妈妈的病情时,他浑身都在哆嗦。

 

世界上最惯他的那个人,终于不能为他服务了。

 

他的悲伤无助都是真的。

 

我和苏舒都要上班,只好为他们请了个住家保姆。

 

同时,我给爸爸做思想工作:“家里的事情,你多操点心,我妈这辈子不容易,让她晚年过得好点。”

 

一提我妈,我爸就只会哆嗦。

 

好不容易让他给我妈喂个稀饭,他能把我妈呛着。

 

说实话,看着他笨手笨脚、无助无措的样子,我既无奈又愤怒。

 

为妈妈这辈子嫁了个这样的人,感到悲哀而不值得。

 

 

 

Part.12

 

妈妈出院后,保姆也到位了。

 

我通常下班后先到爸妈家看看。

 

每次去都差不多是晚饭时间,爸爸照例是几个小菜、一杯白酒。

 

这样的情形,让我心里很不舒服。

 

更多时候,我陪妈妈说说话,给她按摩半个小时,然后回家。

 

爸爸留我在他那儿吃饭,我说苏舒在等我。

 

对他,我心里有怨气有责怪,更多是看不惯。

那天下班时,广州侦探社我包里装着一瓶朋友送的好酒。

 

正犹豫着要不要给我爸时,刚好在小区里碰见保姆李姐下楼买菜。

 

我把酒交给李姐,让她带给我爸。

 

谁知李姐对我说:“孙叔已经戒酒了呀。”

 

“戒了?我昨天过去还看他倒了满满一杯?”

 

“从我来的第一天就没见他喝过,他就是倒上闻闻,吃完饭再倒回瓶里。”李姐很肯定地告诉我。

 

“他为什么要戒酒?”

 

“他说阿姨摔倒那天,要不是他喝了酒睡得死,能早点发现,阿姨就不至于现在话也说不了,路也走不了,孙叔这两天还在戒烟呢,戒得可难受了,屋里屋外走……”

 

听了李姐的话,我内心一动。

 

我爸这种人也会反思,算他还有一点良心。

 

 

 

Part.14

 

那天之后,我每次回家都见爸爸鼻子底下夹着一根烟。

 

我问他:“真戒啦?”

 

他就说,已经多少多少个小时没抽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忍住。

 

有一次, 我在妈妈的床头发现了一本中医按摩的书。

 

我问她:“这谁买的?”

 

妈妈用左手拍拍她身边我爸的枕头,又按了按自己的右半身。

 

妈妈脸上的表情又知足,又害羞。

 

我回家跟苏舒汇报。

 

苏舒说:“女人啊,就是容易满足,她大半生都在给你爸当老妈子,就算给她按两下,还不应该嘛?”

 

话是这样说,以我对爸爸的了解,他能戒烟戒酒,还为我妈按摩,这已经是很大进步了。

 

然而,爸爸的进步不止于此。

 

月末,我付李姐工资时,她说:“下个月我就不用来了。”

 

我这才知道,爸爸将李姐辞退了。

 

他说:“买菜做饭收拾家,外加照顾你妈,这点活,我能来。”

 

他敢来,我也得敢彻底交给他才行。

 

正好,第二天是周六,我和苏舒商量着,去看看他上岗后的表现。

 

 

 

Part.15

 

那天,爸爸的确表现得超级能干。

 

一日三餐,有荤有素。

 

炖菜的功夫,也没闲着,把厨房边边角角抹得锃亮。

 

晚饭时,不仅做了他和我妈的,还给我们一家三口备了菜。

 

尤其是对我妈,每隔两个小时翻身按摩。

 

上午9点到10点,下午3点到4点,准时下楼晒太阳。

 

看着他推着轮椅上的妈妈,苏舒偷偷问我:“你说,你爸能坚持多久?”

 

说实话,广州侦探社心里也没有底。
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中国侦探调查公司 我应该如何处理妻子的性爱出

下一篇:广州侦探|10年婚姻老公外遇一次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珠江国际大厦电话:138-2877-8007微信:138-2877-8007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广州侦探